返回
社会资讯
分类

羽管键琴和小提琴对话 给客官带来心灵共识

日期: 2020-05-07 00:22 浏览次数 : 53

图片 1

4月24日,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中国巴赫专家盛原将在星海音乐厅演奏巴赫键盘作品专场音乐会。音乐会分上下两场:下午举行羽管键琴独奏音乐会,晚上举行钢琴独奏音乐会。演奏曲目涉及巴赫的法国组曲六首以及意大利协奏曲等经典作品。

图片 2

阮琳玮在弹奏羽管键琴。

巴赫开始流行了吗?

羽管键琴和小提琴的演奏交相辉映

日前,在第七届意大利旺达·兰多芙丝卡国际羽管键琴大赛上,一名来自中国福州市闽侯县的年轻姑娘,让全场观众和评委眼前一亮。

10年前的广州演出市场,巴赫还属于非常小众冷门的音乐会作曲家,星海音乐厅之外,似乎找不到哪个场所上演一场售票的巴赫音乐会,虽说巴赫贵为“音乐之父”,但公众似乎不大认识他。

5月24日晚,新生代著名羽管键琴演奏家马汉·埃斯法哈尼与英国年轻小提琴家詹妮弗·派克合作,为广州观众带来一场集精致与品位于一体的巴赫与当代作品音乐会。演出后马汉跟广州观众对谈,他认为,羽管键琴和小提琴是对话式的乐器,适合高素质观众在室内环境下聆听、体会和感受,“这种对话式乐器,往往给人带来更多心灵层次上的共鸣”。

这名姑娘名叫阮琳玮,她是该项赛事史上首位来自中国的参赛者,在这次比赛中获得无年龄上限最大组第三名及协奏曲组第二名的好成绩。

近年来,巴赫音乐会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了,票房越来越好,巴赫专场从票房毒药早已变成上座率保证。最让人吃惊的是2014年11月,朱晓玫演绎《哥德堡变奏曲》首次中国巡演,广州站出现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巴赫似乎变得比莫扎特、贝多芬还“流行”了?听一场巴赫专场,已超出古典音乐界盛事的范畴,更像是参与一个时尚事件。

现场:

记者了解到,旺达·兰多芙丝卡国际羽管键琴比赛是意大利大型的羽管键琴比赛之一,今年的参赛者来自10余个国家共62人。

4月24日,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中国巴赫专家盛原将在星海音乐厅演奏巴赫键盘作品专场音乐会。音乐会分上下两场:下午举行羽管键琴独奏音乐会,晚上举行钢琴独奏音乐会。演奏曲目涉及巴赫的法国组曲六首以及意大利协奏曲等经典作品。

既有巴赫作品,也有为中国巡演所作的《瀑布》

作为比赛中唯一一名中国选手,阮琳玮的东方形象一出场就备受国际评审关注。在比赛中,阮琳玮的精彩演奏更让大家连连称道。“在协奏曲组比赛中,和第一名就差了1分。”阮琳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这是国内罕见的巴赫键盘作品专场音乐会,一是国内的羽管键琴数量不多,巴赫作品能够在巴赫时代的乐器——羽管键琴上呈现颇为难得;二是盛原在研究和演奏巴赫作品方面得到了国内外专家舆论的一致好评,英国的《国际钢琴杂志》称盛原为“中国诠释巴赫的领军人物”。

当晚,星海音乐厅珍贵的巴洛克乐器——羽管键琴成为音乐会的主角。羽管键琴演奏家马汉·埃斯法哈尼与小提琴家詹妮弗·派克一起,演绎了巴赫著名的羽管键琴独奏《D大调托卡塔》、为羽管键琴与小提琴而作的奏鸣曲《F小调奏鸣曲》《E小调奏鸣曲》以及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等,此外还有沃尔特·皮斯顿为小提琴和羽管键琴所作的奏鸣曲以及杰瑞米·派克的作品《瀑布》,羽管键琴和小提琴交相辉映,让观众近距离感受到羽管键琴的特别之美。

就像国际友人觉得中国人参加羽管键琴比赛是件“稀奇”事一样,羽管键琴在中国也鲜为人知。据介绍,羽管键琴又名拨弦古钢琴、大键琴,其形制与现代的三角钢琴相似。

六首法国组曲:三首用羽管键琴,三首用钢琴

星海音乐厅的羽管键琴是由世界著名羽管健琴制造商、德国纽珀特J.C.NEUPERT公司制造的双排键,也是最为经典及常用的羽管键琴,音色优美、柔和,星海音乐厅于2006年购入,是当年国内音乐演出场馆的第一台羽管键琴。

阮琳玮出生于闽侯县甘蔗街道,从小热爱音乐,并表现出非凡的音乐天赋,4岁半开始学习钢琴,7岁学习古筝,曾获得2008年第12届“星海杯”全国少儿钢琴比赛专业一组全国总决赛第三名。

针对国内观众对羽管键琴的了解不深,盛原教授希望借这个机会,在国内推广大家不熟悉的这个“钢琴的前身”。据了解,在学术上有一个论调比较极端,有人认为巴赫只能在羽管键琴上演奏,因为他的时代只有羽管键琴,也只有在羽管键琴上面演奏他的作品才是原汁原味的。也有另外一种论调,认为只能在钢琴上演奏,因为钢琴是从羽管键琴发展出来的更“先进”的乐器。有了更好的乐器,就不应该用落后的乐器来演奏。“这两种理解我认为都是片面的。我个人认为,巴赫音乐的本质是音乐中的理性结构和情感的内容,而不是用什么乐器来演奏。”盛原如此介绍,“当然,不同的乐器有不同的语汇和表现方式,只要运用对了,巴赫的精准内涵无论在什么乐器都能表现出来。借着两场音乐会中不同的乐器,我希望给大家展示如何用不同的‘道路’达到同样的‘罗马’。”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黄先生表示:“这场演出有点打破我对古乐演奏家的想象。很有意思的一场音乐对话,我终于听到了星海音乐厅这件宝贝乐器的声音。”带着女儿到现场的谭女士则认为:“百闻不如一见,以前听说过羽管键琴音质特别,现在终于有机会听到这么棒的演出,还有精彩的演后谈,今晚真是太值了!”

2010年11月,阮琳玮赴德留学。2016年4月,她作为仅有的两名中国入选者之一,参加了在法国里昂举办的第12届“Teresa Llacuna”国际钢琴比赛。2018年7月,她还作为最年轻的中国选手,入选在德国莱比锡举办的第21届巴赫国际比赛羽管键琴组,这是世界上最大型的羽管键琴比赛,当时中国仅有3名选手入选。

两场音乐会的曲目,盛原之所以把六首法国组曲,放三首在羽管键琴,放三首在钢琴,首先是因为他今年有计划在钢琴上为英国唱片公司Pianoclassics录制这套作品;其次他想让观众有机会系统地了解巴赫组曲的风格,同时在这些风格相近的作品的基础上,用不同的乐器、不同的表现方式、不同的声音来为观众演奏,给大家一些头脑风暴,带来一些思考。

有观众在网络上留言:“时隔两年,再次来欣赏马汉·埃斯法哈尼的羽管键琴演奏,同样精彩,我似乎见到了一个新的马汉·埃斯法哈尼。上半场似乎琴的音色有点问题,特别是小提琴的音色比较干。下半场可能调过,羽管键琴和小提琴的音色特别美,演奏十分精彩!两位演奏家的配合也很有默契,下半场的演出是精品!相对于大型的演出,我个人较偏爱这种比较小型的室内乐演出。”

2018年,她以接近满分的成绩获得德国排名第一的汉诺威音乐与戏剧传媒学院钢琴表演硕士学位,并继续考取羽管键琴硕士的入学资格,成为该校有史以来第一位来自中国的羽管键琴硕士生。

羽管键琴和钢琴:“听两个不同性格的人说话”

值得一提的是,专门为中国巡演创作的《瀑布》也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它仿佛让瀑布的水滴洒进现场每一个人的心间。据悉,《瀑布》的作者杰瑞米·派克正是詹妮弗·派克的父亲,他也是詹妮弗的音乐启蒙老师。詹妮弗介绍说,《瀑布》的灵感来源于一家人在英国美丽乡村的一次漫步,“山林、瀑布、流水,美好的景象给父亲带来了创作灵感”。她开玩笑说,曾经建议父亲“能不能不要把作品写得太难”,但杰瑞米·派克还是在作品中加入了大量的音符,来代表瀑布的若干水滴,“还好,难度很大的音符部分都落到了羽管键琴的演奏上,我只负责旋律的部分”。